可以押注lol比赛的软件

我的第一堂法治课

Posted On
Posted By admin

回想第一次与法结缘的经历,也许是自己初入校园时的“一堂法治启蒙教育课”;也许是小时候一件记忆深刻的事情给自己上了“一堂社会法治教育课”;也许是刚入职司法行政系统的时候身边领导同事给自己上的“一堂法治工作入门课”;也许是工作后作为老师第一次“给别人上的一堂法治课”。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他们的第一堂法治课吧!

33年前,我在我开办的老年法治学校“第一次开讲”。学员们有不识字的阿婆,七八十岁的渔翁,有退休在家的老干部……我几番准备、几经腹讲,满怀信心走上讲台。然而,进入互动环节时,有一位学员当着众人的面毫不客气地问:“你给老年人上课,那跟我们讲讲法律是什么?”这突如其来的发问,给了我一个下马威,只得照实回答:“我现在答不出来,还没学习到。”“你自己都说不出来,还办什么法治学校啊?”教室里的空气弥漫着尴尬的味道,我的第一堂法治课就这样匆匆结束了。从此以后,我每天都关注涉及老年人权益的最新法律法规、审判案例等相关文章,并剪报装订成册,这些积累共帮助我讲了一万余堂法治课。

生命不息,普法不止。如今,我已是一位百岁老人,愿我的法治课堂结束得更慢一些。

我是一名普法工作者,第一堂法治课开始于2007年夏天的木渎友好学校。那是一所农民工子弟学校,当时条件有些艰苦,虽然天气炎热,但两个班的孩子还要挤在一个教室上课。可孩子们却听得很认真,每当我提问的时候,孩子们总是高高举手踊跃回答。下课后,孩子们围着我不停问:“王老师,你还会再来吗?”“会啊,肯定会。”我笑着回答,并默默下定决心,一定要走遍每一所农民工子弟学校,让法治的种子,像蒲公英一般飞向每一个角落。

提起第一堂法治课,我印象最深的还是今年“4·8司法日”当天的特别活动—公益普法直播。那次直播的照片还登上《人民日报》,成为我一生的美好回忆。当时正是疫情防控关键期,不能人员聚集,市司法局建议以网络直播的方式向群众普及疫情防控法律知识。经过两周的精心准备,第一次直播以“疫情防控下物业纠纷那些事儿”为主题,因为事先准备充分,聊的问题紧贴百姓生活,正式直播那天很成功,很多陌生网友给我点赞留言,让我这个“新手主播”成就满满。公益直播普法给我很大的信心,这只是一个开端,我会将公益普法作为人生的事业,在传递法律知识和普及法治理念的道路上不断前行,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。

2017年我在驻村扶贫期间,根据要求作为驻村扶贫工作队队长、,每个季度都要到支部为党员、干部上党课。而我的第一堂党课就是结合我的专业知识开讲的第一堂法治课,重点围绕如何带头处理好邻里关系、如何赡养好老人、如何教育好子女、如何处理好婚姻家庭关系、财产继承关系等老百姓非常关心的法律问题进行讲解。听课的党员干部反映很好,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可以押注lol比赛的软件也让我切身感觉到基层的普法工作任重道远。

与法结缘,还是上个世纪的事情。1992年,冲着“司法”二字,我走进了乡镇司法所,开始别样的法律人生。我的第一堂法治课,定格在三合口那座高山的中学。

记忆中的我,有些焦虑。校长安排讲宪法,而我感觉到很为难,难就难在宪法是母法,原理多、案例少,孩子尚小,理解不到。我跟校长相约,给我一个月时间,让我准备准备。我的讲稿写了又撕,撕了又写,最后定型,差不多可以背诵下来了。

秋高气爽的高山上,满满一操场的学生都望着我,渴望法律知识的眼神,我能体会。那天,我讲的公民权利和义务,用一个一个案例引出法律条款,时而提问、时而互动。我的第一堂法治课画下了圆满的句号。

“小时偷针,大时偷金。”在我还年幼时,母亲就教导我们姐弟偷东西是违法的,是要被警察叔叔抓起来的。这是我第一次知道“法”这个字。母亲虽然学识不高,说不出法律条文,但小时候,她总会讲很多坏人违法犯罪的案子“吓唬”我们,要求我们遵纪守法,做一个正义的人。我对“法”的敬畏也由此而萌发。如今,我如愿成为了一名光荣的监狱人民警察,成为一名执法者,母亲依然不忘教导我要坚守正义。感谢母亲为我上的一生受益的法治课。

我的法治启蒙来自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一部电影《秋菊打官司》,让我感到震撼的是秋菊那执着的“说法”意识,表达着普通民众维护权益的朴素法律价值观。2000年,我在高考志愿书上郑重填报了法学志愿。踏进法学院,我对于当年秋菊的执着有了更加成熟和理性的认知。如今,成为法学教师的 我 ,肩负着身为法律人的责任,传播公平正义的理念已经深入内心,成为一种信仰。

Related Post

leave a Comment